云冈石窟攻略,大五台前序

云冈石窟攻略,大五台前序

再出发应该在13:45左右。

  五台山朝台是华北户外圈比较著名的一条线,我也曾几次走过朝台之路,可以说每年必走至少一次。往年都是跟户外队包车去五台山,今年小九说要火车去,我也正好想火车,因为往年大巴基本上一夜不睡,第二天走强度很大的路线,真的很崩溃!于是跟小九约定六月低走一次五台,北京出发去五台山的票很紧张,驴友太多,火车抢票是提前30天,买票前几天召集了下,大概有30来人响应,集体抢到了北京到原平(怕五台山的抢不到,可以多买两站)的卧铺,去程买北京站到五台山22点23分的K601次列车,到达五台山是凌晨四点半。回程买周日晚上23点06分五台山到北京的k604次,早上五点半到北京。

发表于 2009-08-28 12:48

很少写攻略或游记,但此次前往五台,从论坛里别人游记中获益不少,于是,也将自己四天的山西行程简略写下来吧,主要是攻略,游记感受就不赘述。
9:30北京六里桥长途汽车站出发(六里桥上午下午各一班车,直达台怀镇),行程6小时左右,票价131元,15:15抵达台怀镇汽车站。如果不着急找住的,可以利用天黑之前三四个小时好好逛逛镇上的诸多寺庙,我们主要去了普济寺、殊像寺、黛螺顶、菩萨顶、塔院寺。
镇上家庭旅馆很多,但条件实在非常一般,和南方的家庭旅馆的条件不可同日而语。一个房间50元可以拿下。但建议,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建议去住大的宾馆,200多吧。只有睡好了,爬台顶才有精神啊。进五台景区的门票168元,强制性车费50元(镇上的寺庙都能到达),保险好像10元左右吧。景区有三四个进山口,逃票貌似不可取,也不建议,毕竟是佛教圣地。
从镇上要到五个台顶的话,还要另买车票,每个顶可以分开买,60-80元不等,总共五个顶是350元,许多游客和香客都是买这350元门票,一天之内朝拜完五个台顶。建议出行前,在网上下载五台的地图,对整个景区有个直观的了解。
如果体力和毅力好,两天之内穿越五台是完全可以的。听说有人一天穿越五台,这等壮举我辈只有赞叹的份了。我们原本打算两天穿越五台,但由于装备情况以及天气情况,最后只登上了南台,遗憾留待下次再补上了。
如果决定徒步登台顶,建议早上早点起床,5点就可以出发。我们的计划是南台-西台-中台-北台-东台,这也是很多人说的准确的大朝台吧。各个台顶海拔从2400米到3000米不等。台怀镇海拔1700米左右。
台怀镇打车到佛母洞山脚,2人30元。
佛母洞山脚-佛母洞,1580个台阶,40分钟。
佛母洞排队等候钻洞,时间就看排队人数了,我们等了1小时40分。
佛母洞-南台,7公里,2小时。羊肠小路-大路-无路(但一路均有玛尼堆指路,要注意辨别),小路是平缓前行,到了大路之后,走到金灯寺,在这里大陆嘎然而止,看似无路可走,但其实有玛尼堆指路的向上爬的小路就是往南台的唯一道路,这个路口的玛尼堆不是很明显,但仍能辨别,从这里开始往上爬,海拔上升500米,爬上去之后,玛尼堆就明显多了。一路下雨,很冷,但又拼命出汗。
南台-金阁寺,10公里左右,2小时20分,多数是下坡。其中要过五台山气象站、西口收费站。从气象站到西口收费站,几乎没有小路可以穿越,最好走大路,尤其是雨雾天气,容易迷失方向。快到西口收费站时,会碰到一个三岔路口,这时,可以看到正前方陡峭往下的有一条小路,直指收费站,可以从这里直接下去。
我们此行只到了金阁寺,但之后的路程,经过多方询问,形成一个大概的路程表和时间表:
金阁寺—狮子窝:全是羊肠土路,约7公里,2小时左右。
狮子窝-西台:7-8公里,上坡居多,3小时左右。 西台—中台:2小时左右。 中台—
北台:7公里左右,2-3小时。 北台—东台:7公里左右,2-3小时。
东台——鸿门岩:2公里。(鸿门岩是台怀去往大同的必经之路,可以在这里等车,但去往大同的最晚班车,经过鸿门岩时大概是14点50分左右)
这样看来,两天朝台没有太大问题。第一天可以佛母洞到西台,第二天西台-中台-北台-东台。但第一天的行程应该比较累,可以早点起床,不在佛母洞排队钻洞。路上除了各个寺庙有开水之外,没有可以补给食物的地方,寺庙斋饭时间大概从11点30分到12点30分,过了这个时间,只有靠自己的干粮了。因此,路上自备干粮是非常重要的,水倒是不用太多,个人觉得带一壶水够已,而后在寺庙中补水。
台怀镇-悬空寺,4小时,56元。 台怀镇-大同,2小时,70元左右。
悬空寺和恒山相隔就两三公里,但这里的交通极其不便,只有两种选择:其一,乘坐旅游巴士(悬空寺-恒山-悬空寺),65元,在恒山等候游客2小时,然后再返回悬空寺;其二,打车。我们选择打车,3个人拼车,每人40元,悬空寺-恒山-途径悬空寺到浑源县城。、
悬空寺,门票60元,40-50分钟足以。
恒山,进山门票20元,到了半山顶进寺庙之前还要收一次门票35元。进山大门到开始登爬的停车场,大概5公里。恒山游玩2小时够已。
浑源县-大同,20元车票,1小时30分抵达。
云冈石窟:从新开里搭车3-1路,大约40分钟抵达,门票60元。
大同新南汽车站-北京六里桥汽车站,101元,4小时50分钟。

户外的魅力很大程度上不是源于风光、路程,而是源于同行的人、遇到的人。人,才是最美的元素。

  因为这次活动报名的大都是走过多次户外的,有很多也都走过五台山朝台之路,买票到出发的这一个月中也经历了听说五台山朝台之路被私人承包,往年的黑面包车上不去以及出发前的华北”冷涡”式降雨,也有小伙伴要加班等等最后出发是22个人!这次活动行程计划是五台山站—鸿门岩—东台—鸿门岩—法云寺—华北屋脊牌楼—北台—洗澡池—中台—西台—吉祥寺—狮子窝—金阁寺—大南庄农家院–金阁寺—南台牌楼—气象台—南台—宽滩村—台怀镇殊像寺停车场。

金阁寺

就这样一路笑着说着走着,马平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不停地问我们到了哪里。

  六点的时候出了宾馆到殊像寺集合,看其他小伙伴还没到,豆角,暗号我们几个又去了附近的大文殊寺转了一圈。然后坐车去了沙河吃晚饭,沙河吃饭的地很多,价格比台怀镇便宜太多了。坐K604回北京的小伙伴需要注意的是,五台山火车站候车厅是22点-23点40开门!一夜的火车,到北京五点半,不耽误去上班,离的近的还可以回家洗个澡。

五台山

绕过那个大大五台山标志牌楼,讨论路线又电话求助之后,开始向左首的山坡斜插,10分钟后找到了防火道,此时,天色已经暗淡,雾气渐渐聚集,找到正确的路径对我们来说是莫大的鼓舞。特别是又见到南台的指示标志确定了我们的方向,大家忍不住要欢呼出来了!

  今年五台山上面徒步路线被私人承包了,只准公司的车上去,而且只从台怀镇拉朝台的居士上山,朝台的大概是每人350。往年的招手即停的台和台之间二三十元的黑车没了,有个别的也很贵,起步就要150,太黑了。如果体力不好的想去朝台,建议走到中台。从中台下撤去吉祥寺,四个台都走的从西台去吉祥寺也是可以的。在吉祥寺给农家院老板打电话,一个人20,可以从吉祥寺拉到金阁寺。住狮子窝的也可以坐这个车去,这个车也是公司的车,应该属于赚外快,从吉祥寺拉到金阁寺,差不多10公里,每人20还算正常价格。中台到西台或者到吉祥寺有个别黑车在,要价150,西台到吉祥寺黑车要价45。装备的话冲锋衣、雨衣必备,真的很冷。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殊像寺

庶日起床,斋堂的安静和主持佛经的唱念让我吃了一顿不知所措的早餐,餐后帮着洗碗摆桌,也算是做了一点点修行。

  上车前因为下雨和时间赶没有集合,下车站台集合,清点人数后就出站。可能是阴天的原因,下车前就把厚衣服穿上了,我是上身软壳下身速干裤,这样的穿着走了一天,路上几个台上还都很冷!五台山火车站出站口有很多直达台怀镇的班车,走朝台的直接去坐就行,鸿门岩下车也是每人25元,我们22人,师傅直接让我们上了个小点的班车,没在等人,直接出发了,大概50分钟到达鸿门岩,一路大雾,悠悠哉哉到达鸿门岩。下车第一感觉除了冷还是冷,大雾天,能见度很低。集合说下行程,调下手台,说下哪里住农家院就开启放羊模式了,这里也是一路上唯一一次人齐。东台很简单,鸿门岩海拔2500米,台顶望海寺,海拔2796米,距离1.8KM,上升200多米,一般半小时就能上去,上去后正好有斋饭,小伙伴们就进去吃了斋饭,馒头咸菜粥。吃斋饭记得捐功德,一般是十块钱,随意的。

黛螺顶

这一次的大五之行,我们似乎透支了很多好人品,顺利得有些不敢置信。

  半小时后他们上来,我们就开始下撤,下撤去宽滩村的路比较陡,挺难走,建议带登山杖和护膝。约的小面师傅也是去年朝台拉我们的师傅,师傅人很好,从宽滩把我们拉到台怀镇,然后我们在台怀镇转悠,约定时间在把我们送回到火车站,加一块每人40,我们约的是晚上7点去沙河,到台怀镇找了家饭店吃午饭,台怀镇毕竟是旅游小镇,饭店真的很贵,我们说菜太贵,老板说给你们打八折,打了八折,还是很贵。

佛母洞

走走玩玩,从小路走到大路上,我和摆摆开始加快速度,被豆腐和白沫儿他们一通“斥责”。后段的爬升其实也走得气喘吁吁,幸好路程很短。到华北屋脊的牌楼我们又玩起了跳跃拍照的老把戏。别的队伍都在边上坐着休息,就见我们几个人在那里跳来跳去。

  这次住宿是在金阁寺下面大南庄农家院,去年朝台就住在他家,今年就提前预定了他家。今天走的路线是鸿门岩-东台-鸿门岩-华北屋脊-北台-澡浴池-中台-西台-吉祥寺-狮子窝-金阁寺-大南庄,全程徒步下来的行程在40公里多点,最少的也走了三个台,都比较的累,有几个决定第二天直接去台怀镇,不去南台了,吃饭,洗漱,休息。第二天朝台的早上6点起床,本计划7点半出发,到7点大家已经吃过饭收拾好了,直接出发。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攻略 五台山

此时,每个人的腿脚都开始酸痛。我的右脚脚趾挤压在一起是最大的痛,还有膝盖前后都痛,小腿肌肉僵硬,小腿前腿骨上的肌肉不知道为什么也痛,大腿也是,甚至因为迈步太多太快,臀部的肌肉都开始痛。然而,我还是很坚决很坚决地说要走,去南台!害白沫儿一个劲说要回去投诉队员。

  北台到中台路过澡浴池,大致是北台下到澡浴池,在上到中台,总长5.5KM,中台顶海拔2890米。因为队伍中有个小伙伴脚筋疼,这段路速度放慢了脚步,大概1点20到达中台,在中台找背风的地吃了午饭。之后商量下,有的小伙伴徒步下撤去吉祥寺,我跟163继续去西台。

塔院寺

马平的巧遇:居然在台怀镇遇到了去年12月份在布达拉宫门口认识的喇嘛!他说他因为脚起泡没有走完全程的郁闷一扫而光!

  吃了斋饭下东台,返回到鸿门岩,集合了人数,就开始分前后队继续放羊了。我跟几个小伙伴在第三队的位置,结伴同行。因为冷,走的挺快,路上下了小雨,没有下大,鸿门岩到北台这段路应该是最长的一段,偶尔背风的地方休息休息,大概11点前到达北台,北台海拔3061,被称为华北屋脊,上面很冷。北台转了会,等后队小九他们上来,他们准备在北台等斋饭,因为我们已经休息了很久了,就没在等,继续往中台方向前进。

菩萨顶

当见到大片黄色花穗的时候我也忍不住了,跑到花丛中猛摆pose,马平和摆摆也不甘落后。大家都说摆摆的ID一定由此而起。

  拜佛、自虐、美景、跟随,不管你是什么理由,五台山总会给你满意的答复,既然来了,拼一把,认真的走下去。但别逞强,五台山毕竟海拔高,风雨难测,身体是自己的,什么时候到极限自己知道。留下遗憾,也许还能给下次去找点理由。你为什么去朝台呢?

狮子窝

马平的呼叫传来,有些断断续续,提醒我们要小心;解码器也在问走到哪里了,真是个好问题,我们也想知道啊。可那个时候只能问问天,或者草甸上已经休息因我们经过又睁大眼睛的牛牛。

  下午就在台怀镇拜佛,小伙伴也自由活动,我跟几个小伙伴去了五爷庙、大白塔、殊像寺等,因为周一大家还都上班,我们几个找了个钟点房,洗澡休息了会,台怀镇好多宾馆都是用的太阳能热水器,预定的时候建议问下有没热水。

其时,我们终于走出一片浓雾,终于走在了那个通向南台还要迂回的大拐弯上,一步一步接近着南台——我们最终的目的地。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仓央嘉措

一路上遇到些修路的农民,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向我们伸出手来……

  去西台还算简单,俩人一路小跑到西台牌坊,碰到前队豆角、小金子他们在那儿休息,把包给了他们,我们轻装上阵,差不多半小时多走了来回。下来后,前队豆角他们下撤,我们继续帮后队小九他们看包,等了差不多40来分钟,小九他们下来。商量下大部分要去吉祥寺坐车回农家院,小九,163,小轩和我,我们几个准备徒步去大南庄农家院。给后队说了下下撤路线后我们四个就快步出发了。路上碰到BBQ,BBQ手机丢在西台路上,本来找了次没有找到,然后下撤路上发现备用手机能定位到丢失的手机,于是又折返准备三上西台,因为他找过手机后准备坐车回去,就没有跟他一块上,把身上的牛肉干,干果仁给了他。我们几个继续下撤,走到吉祥寺碰到中台下撤来的几个小伙伴在等车,聊了会继续前进。一路下撤走到崩溃,走的脚疼,最终在八点多点赶到了农家院,路上也收到了BBQ找到了手机的好消息,也留下了BBQ三上西台而不入的段子。

7月27日20:30 K601北京站出发,车上聊天笑闹吃瓜。

  走南台的是14个人,体力都还不错,出发没多久就超过了两个队伍,路上小郑说想去古南台看看,然后大家响应,临时增加了古南台行程,五台也变成了六台。因为说了是南台集合,慢慢的也拉开了距离,分了前队和后队,前后刚好都是7个人。我们7个走在前面先上了古南台,之后去南台,大概是10点就到了南台,南台转了会,等后队小九他们,因为我们是要下到宽滩村包小面去台怀镇,正好前后都是7个人,我们就商议等他们上来,让他们在南台转会我们先行下撤去台怀镇吃午饭。

后面居然传来车声,猜测着是辆卡车还是什么车呢?能不能把我们搭上?我却在心里坚决地说要继续走。

28日:3:00抵达五台山车站,乘大巴1小时后至鸿门岩;

到佛母洞后果然看到一溜台阶,不过下的时候并没有传说中的痛苦,正常的两个小时从南台走到了佛母洞停车场,包个小面台怀镇去也!

11:20出发去西台,12:15抵达西台;适逢十五,还有斋饭,饱餐,食此行第二次但最美味之西瓜,回京后还念念不忘。

下山对于我们这种身体状况有些痛苦,虽然可以一路小跑,但是身体的协调性和平衡性感觉都不能有效自我控制,所以放慢心情一步一步走。路有些湿滑,我们说这要是一路屁蹲儿就惨了,下面可都是石头啊!我说我不能再屁蹲儿了,二峰下来的青紫还在呢!

8:15抵达华北屋脊牌楼,拍照,跳跃拍照,之后又一路暴走,9:00抵达北台;

到达北台七点整,减掉桃子的负重继续出发。当然,就在一面简简单单的寺墙旁边也拍了无数照片。这次七个人的队伍居然带了四个单反。

回到鸿门岩,光线已经很不错了。豆腐几个脚程快的已经在休息,而我居然捡回了遗落的那只手套。

22:20
集体腐败,好吃又便宜。后,看片至1:00。此行结束,留下腰酸腿痛以及笑声无数!

一位中年的香客引领我们到大殿,告诉我们有时间就静下心来绕着佛像走走,文殊菩萨会赐给我们智慧的。

走到三点多的时候,马平觉得脚上开始起泡,我也感觉很疲惫,互相鼓励着,紧紧跟在摆摆身后,摆摆的身姿轻松得宛如刚刚出发。休息的时候,感觉天色不太好了,摆摆直接把我的相机收在了他的包里。我身上的负担骤然减少了两公斤。加上其他物资的解决,只剩了些衣物、洗漱用品和一点食品,感觉上轻松了很多。然而长路漫漫,背上的重量似乎伴随着长距离的行走在加重。

刚刚下了包,感觉上脚步摇晃,肩上没了重量非常不适应。20:50,月亮露出了云层,我们在一个不知道位置的路上机械地行走。三个人不约而同地说休息吧,坐下来也不觉得轻松。白沫儿一个劲地说以为只有一小段路了,不然刚才就上车了。我看着月亮,说你看看我们真的人品爆发啊,居然还能在大五台赏月!如果不走路怎么看得到呢?这段路走完才算真的圆满啊!

一路上这几个台的寺庙都在大兴土木,一翻工地景象早已找不到以前来的时候的清静。然而寺庙似乎总是靠积累香火来逐渐壮大的,隔几年翻修一次、扩大一些是很正常的现象。对于真正信佛的人来说,外在的零乱也好辉煌也好都只是皮相吧?端坐的佛像是否高大有无金身似乎也不重要。

互相鼓励着,说笑着,在18:00终于到达了金阁寺。吃掉了最后一包饼干的一半、两代豆腐干,每个人都涂了阿飞带的扶他林,45分钟后继续出发。

渐渐地,走进朦胧的雾气中,天地间还是有光华,居然不需要头灯。山坡上只有我们几个,放眼望去,视线所及越不过10米,感觉上天地之大就都在这个空间里面。

再度看到南台指示牌的时候,解码器说他们坐车大概是十分钟的距离。摆摆和白沫儿都觉得我们还得走1个小时,我说估计四十分钟怎么也到了吧?终于在21:42与解码器和阿飞胜利相遇,这段所谓的8公里,走了整整1小时50分钟。

不睡觉的白沫儿:白沫儿以前很能睡的,这次居然在车上8个小时没有睡过,着实令人吃惊!曰:“被珞珈传染了”。听说车上放第一个电影的时候,画面中止了10分钟之久,白沫儿睁大着眼睛终于忍不住说“师傅,没画面了!”;放第二个电影的时候,我们都在聊天,白沫儿开始抱怨说没有睡着,然后说“我睡了!”,没多久又加入了我们聊天的行列;第三个电影怎么也放不出来,白沫儿说“我睡了”,还把据说是特意买来睡觉用的屁帘儿盖在脸上,居然在我和马平算账的时候迅速接舌报数!大家轰然,不忘鼓励他“终于学会抢答了”。此后白沫儿说了无数次“我睡了”,“我马上就睡着了”,然而终究没有睡着。

到达南台,我还坚持去做了放松,只是腿脚不太听话了,单腿支撑非常困难。

整个南台依然笼罩在雾气中,朝拜之后直奔佛母洞。僧人说南台下面大片花海,可惜雾气太重我们只能看到身边的花朵,虽然不具规模,依然美丽得令人不停驻足。

一路开始小跑前进,希望能够赶上西台的斋饭。然而快速度的行进真的不是我的长项,看着萤火虫、解码器和摆摆在前面一路狂奔,我们放弃了12点之前到达西台的想法。

等到人齐,继续跟在小米的队伍后面去北台。沿路,开始有各色野花。摆摆和解码器的相机就在手边,已经忍不住狂拍,害白沫儿开始一路叫我们花痴。

一轮圆月重重地挂在夜空,象我们沉重的脚步。周围是一圈氤氲的金色光晕,我说“是毛月亮啊,明日一定有雨!”。白沫儿说“咱这人品,怎么可能下雨?!”。

中台看起来非常遥远,大家不约而同地抄起了近路。摆摆和解码器开始走在最前面,怎么喊也慢不下来;我偶尔小跑追上去,嘟囔着膝盖肯定完了;白沫儿尽责地走在队伍的最后,收队这种活儿我是干不了的。

然而手台里却有好消息传来,说因为今天适逢十五,斋饭比较多,所以还有得吃。哈哈!加快脚步追上去,12:15抵达西台,直奔斋房。盆里居然还有西瓜,而且是我们一路上吃到的最好吃的一个西瓜,甘甜、冰凉,真是疲惫一扫而空啊!

腿疼脚疼似乎并不影响精神状态,晚上居然还好整以暇地洗脸刷牙洗脚,打理好物品床铺才睡。

20:25的时候非常郁闷,感觉自己走了好久,居然只走了35分钟!这个时候没有任何路标、参照物来告诉我们行走的距离,只有通过时间来判定了。

9:30北台出发去中台,11:00抵达中台;

5:48鸿门岩出发登北台,途中鲜花遍野,狂拍照片,之后一路暴走;

这日云很浓重,日出似乎不太可能出现。动员大家早点出发赶路去!

在最高的经幡和佛塔面前,我们随意坐下来休息讨论,还是决定去南台。当然争取在四点前赶到狮子窝,否则估计得在那里留宿了。

后记:

4:10出发登东台,因本人回去寻找手套,往返约浪费5分钟,45分钟登顶,拜佛看日出零食后返回,约5:35回到鸿门岩;

11:10午餐,超级难吃超级贵。午饭之时,暴雨倾盆。之后午休,看照片讨论照片……

阳光在这个时候开始有了些威力,我们在防火道上唱着军歌排队行进。这一段路走得整齐而又气势高昂。山坡上一群群的白羊、路边大片的野花依然引诱着我们停下脚步,拍照、唱歌、走路,交替着,拉近着我们与南台的距离。

防火道上偶尔还有汽车经过下行,大家都说要是有车把我们带上去就好了,互相询问“如果有车我们坐吗?”,我强撑着酸痛的腿脚坚决地说“不!”。

途径吉祥寺,没有停留。依然在大兴土木,不过却比几个台的寺庙规模大得多。

斋饭比我想象得好吃,饭后去朝佛,居然还要上升,真是疯掉!

凌晨,出站很快找到车子,三个队的人马几乎同时开始进军东台。我却在走出一小段后发现手套不见了一只,跑回去在浓雾中寻觅未果。这一耽搁,便被小米的队伍拉出了老大一截。到达东台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僧人们在做早课,唱经的韵律无比动听和让人宁静。宗教总是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神秘、神圣、让人不敢轻视。

18:45
补充能量后继续出发,钻树林绕过检票的牌楼,走了5分钟弯路后找到正确路径。

这一天,从凌晨四点开始走了将近18个小时,扣掉整块的休息时间几乎走了整整16个小时。

16:20继续前行,天色渐渐阴霾,山顶起雾,然山草没膝,繁花似锦,简单拍照,奔金阁寺。18:00抵达。

居然是一辆能够再容下6个人的小客车,连摆摆都说“要不我们上车吧?”,还好白沫儿说他也走,于是把包放上车,我们三个开始彻底轻装前进。

将近下午四点到了狮子窝。没有精力去参观寺庙了,坐在门口开始加餐,马平带的酸奶成了最可口的食物。白沫儿去问车能不能把我们部分人搭到南台而未果,我们又央求一辆下山的车子搭上马平,但都没有结果。

11点整,抵达中台;商量之后决定不顾白沫儿非常想在这里吃斋饭的愿望,11:20出发奔西台。在这里开始正式与小米的队伍分开。他们准备抵达后在这里吃斋饭,休息。

14:00上大巴,途中堵车一小时,换车等等耽误半小时,车况不好影响速度一小时,导致22:00到六里桥长途汽车站。不过座位比较舒服。白沫儿受俺影响至深,一直没有睡觉!!

感谢与感念:不想说什么谢谢的,但是感谢白沫儿辛苦地做了一切工作,买票、做计划、熟读功略、不抱怨我们的随意性、任劳任怨地收队、关照着每一个人的情况、始终注意着队伍的整体性;感谢马平一路帮我背着一瓶水以及居然带了我的最爱酸奶牛奶然后总是有我的那一份;感谢摆摆背着我的相机走了最后也是最艰苦的6个小时路,更感谢摆摆比我还喜欢摆pose拍照让我们在漫长的赶路过程中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影像;感谢萤火虫在最关键的时候打了电话问到正确的方向和路径免除了我们走无谓的错路甚至迷路的危险,确保了全部计划的顺利完成;感谢解码器的膏药和喷剂以及阿飞的扶他林,至少在感觉上我的膝盖减缓了很大的疼痛;感谢阿飞的温和和善解人意,原来是我们的星座非常贴合所以相处时那么随意和开心;感谢我自己认识了这么快乐的朋友,让那么艰苦的路程充满歌声和笑声。

边走边商量着走到哪里,我说我们至少也得走到狮子窝啊,来得及就南台吧。大家似乎都是这个意见,白沫儿说要回去投诉队员,走得太快,完全不按照计划!我说似乎我也是传说中的领队啊?!白沫儿说刚才谁说不是领队来着?呵呵,领队这种身份有用的时候才能承认。

19:50走上同往南台的防火道。天色迷离,浓雾中快速行进,赏月,与牛对视,气喘吁吁,肌肉酸痛,21:42抵达南台。

马平还是决定忍着脚痛和我们继续前进。在离开之后的二十分钟内,我们终于拦下了第三辆车同意带马平回台怀镇。于是交待马平搞定周日的汽车票继续前行。

这时候忽然想到不知道佛会不会因为可怜我们的辛劳而圆了我们心中的愿望?!

总结:此行大五朝台20小时行走,也是第一次走出了淋漓尽致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其实这段路只是路程长而已,上升下降很少,所以走起来虽然累但是不难。

出金阁寺,开始走国道。天色渐渐变得灰暗。我和摆摆走在前面,打算从大门口大摇大摆地出去,但是最终还是被喊回来,穿起了林子。林中系鞋带的时候遗落了马平的登山杖。

两度计划变更:约好去大五似乎因我而起,又因为7月中旬出差,大家答应把日期延到7月末的周末。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拜托给了白沫儿,轻轻松松地入蜀十日游。

计划两日五台,火车上大家商量尽量赶赶日程,争取坐周日下午的汽车回来,以避免晚上被挤成沙丁鱼的痛苦。于是就有了一日的狂走,有了领队投诉队员一说。

本来打算一点二十出发,结果居然在午餐之后二十分钟,又解决了苹果桃子果冻等等腐败物资。轻装前进啊!

在佛的面前,似乎所有匆忙的脚步都会变得从容,包括匆忙的心情。白沫儿一向快速的脚步也慢了下来,我们没有交谈,各自默默地诉说。

这时候时间显示19:50,据说我们还有8公里,乐观估计两个半小时到达目的地,因为速度整体在迅速下降。

约7:30出发,9:30抵达佛母洞停车场,包车每人10元10:00抵达台怀镇。放包,闲逛,与喇嘛聊天合影。

约13:40出发去南台,途中一片片山花迷醉人眼,放歌山谷,快步行军。16:00抵达狮子窝。

29日5:00被早课的钟声叫醒,6:00起床。6:30早饭,饭后帮着洗碗、随香火、拜佛,交住宿费15元。

走出大殿,一排长枪短炮对着东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执著于日出日落,是为了刹那的辉煌?瑰丽的色彩?漫长等待后的收获感?对于这个,我总是随意的,相遇与否,都无惊色。

2007年8月2日21:40

虔诚地磕头祈祷,希望佛听到我的愿望;双掌合什肃静站立,表达着我对一种信仰的尊敬。

山上开始慢慢聚集雾气,直接放弃了小路的计划,一直走着防火道。临近金阁寺的时候出现了这一路上最漂亮最集中的大片花海。此时,单反全部没有力气拿出来了,反而是阿飞和萤火虫的卡片机开始帮我们记录这一片片花海的美丽。

附:行程时间表: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