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古埃及,如何游历大英博物院

破解古埃及,如何游历大英博物院

顺着河边行去,看到一处奇景。紧挨着小小康河的左边,有一个牧场,上面有几只奶牛,正悠闲地在那里啃着嫩草。而康河的右边,则是一片足有100米宽的剪得如同地毯的草坪,而后就是一个高达20米以上的巨大宫殿式建筑。我奇怪的有两点。第一,这里不是王城,应当没有王宫。这个高大建筑是什么?第二个奇怪的是,就在城边,紧靠穿城而过的康河,近望草坪宫殿,景观极好,为什么没有地产开发商来开发成至少是住宅,而仅仅是放牧牛羊。那级差地租到哪里去了?想来,一定有市政政策限制,这些地方,是牧业用地,不得做商业开发。

越是这样,越想去埃及看看,看看那些巨大的神庙,不亲眼目睹那样的神迹,恐怕也永远无法领略古埃及文明的震撼吧。还有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亚述帝国、希腊帕特农神庙,在大英、在卢浮宫,可以看到原属于那里的巨大浮雕和精美雕像,令人惊叹在那么遥远的时代会有如此震撼又精美绝伦的珍宝,这个世界,未知太多了,都想去看看,看看那块古老的土地,那些虽然被疯狂掠夺但仍然矗立着的遗迹,那些与中国文明完全不同的文明碎片。

B、

出得校园,是一些小小的商业街道。看见一位琴师在那里表演大提琴。身上穿的是一件古式长袍,也不知道他的本来身份是哪个修道院的牧师还是哪个学院的讲师。

古埃及曾发生过什么,回望自身,发现自己所知道的也不过金字塔、木乃伊、狮身人面像、尼罗河,神庙……隐约记得在《尼罗河惨案》中见到几个画面,确实惊世骇俗。还有方尖碑,去年在法国的协和广场见到了一座方尖碑,粉红色的花岗岩雕成,上面刻满了象形文字,据说是埃及总督送给法国的礼物。这个方尖碑原本供于卢克索神庙前,历经三年,经过尼罗河、地中海、大西洋、塞纳河,才送到了法国。方尖碑矗立在巴黎、伦敦、罗马、华盛顿,而它的故乡埃及,只剩下5座了。就如在大英博物馆里那些精美绝伦的木乃伊,太多太多了,多到不禁在想,他们还给埃及留下多少啊。

中国馆一定也不能错过。33号中国馆去年12月由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剪彩,重新对公众开放。而在大英收藏的包括书画、青铜、玉器、瓷器等在内的2.3万件中国文物中,其中国瓷器收藏可谓是中国藏品中的明珠,所以95号瓷器馆亦不能错过。

【本文是笔者用以往的作品补正充实后发表的最后一篇游记。以后再有就是新撰了。希望大家继续喜欢。】

罗塞塔石碑由法军发现,但由于战事失利,埃及重归英军控制。这件珍贵的文物虽由法国学者百般设法,仍旧被英军夺走,1802年即送到了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就此失去了一件世界级珍宝。

6岁以上的孩子在大英可以做什么?可以到大厅里标有‘Family’字样的服务台免费领取为孩子准备的路线游(如古埃及游、古希腊游等)小册子。我的两个孩子完成了在大英博物馆里埃及线游的任务,管理人员给她俩奖励了小贴纸,她俩别提有多高兴了。为完成这个神圣的任务,我和我先生一人盯一个,她俩在人群中使劲往前钻,我俩拼命紧跟,生怕丢了她俩。此任务让我们四人几个馆来来回回跑几趟,到最后路线超熟。

图片 1
学院门外临街草坪
图片 2 学院院内草坪
图片 3
这个草坪好像是在街边
图片 4
这个庭院在院内
图片 5
这是院外不远处空旷的街道。

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是来自古埃及的罗塞塔石碑。去大英时的功课做的并不好,拿到最具价值的参观路线,首当其冲就是这个黑色的罗塞塔石碑,当然周围里三圈外三圈围满了人,三种文字写就,极具价值。价值在哪里,不知道。

所以,对于第一次来大英的朋友,如果没有时间过多了解世界历史,走马观花很正常。如果想稍微深入了解大英,首先不妨先浏览一下它的外观。大英博物馆的建筑外形及其类似2500年前的雅典卫城上的帕特农神庙。该博物馆于1759年正式对外开放,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博物馆。文艺复兴以后,西欧人开始对古罗马人崇拜的古希腊文化产生浓厚兴趣,大量古希腊文化遗址被考古发现,社会上兴起古希腊风,以至于大英博物馆的造型设计亦是对古希腊建筑风格的复古与革新。

都道是“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这里很是平坦,附近也没见着山。水清如许,实在令人赞叹。然后是这岸边的绿树青草。有很多的垂杨柳,柔枝直拂水面。草地还是那样的嫩,那样的齐。旁边再配上一些古老的建筑。水中徜徉着大小不一的木船,小的游客自己划,大一点的有船夫用篙撑。一片画境中再听到欸乃声起,真让人觉得如诗如梦。

历史就是这么充满着巧合和偶然,石碑被夺走了,法国人之前倒是做了很多的墨拓,分送欧洲学者,再加上大量笔记、素描,搜集到的纸莎草纸文献、木乃伊、小雕像和各种工艺品,在法国乃是整个欧洲都掀起了“埃及热”,此后《埃及记叙》、《下埃及与上埃及之旅》等大量插图本、记录出版,让原本一个只闻其名的古老国度,开始被欧洲以及世界所了解,埃及热经久不衰。

中国馆

脱却青衿*今已久,哪禁此夜梦迢迢。

偏偏就是这么偶然翻到,罗塞塔石碑的价值,便在于这三种文字的铭文,其一为希腊文,其二为古埃及文,其三为当时的通俗体文,三段铭文,三种文体,一个内容,成为解开古埃及文字秘密的最重要钥匙。

对大部分游客的建议:

再接着往下走,有小桥穿过康河,通进那些宫殿式的建筑。信步走入,里面都空空荡荡,没有门卫,也未见住户。但所有的宫殿内外,都有修剪得美轮美奂的草坪。好不容易看到一两块牌匾,解释说,这里是国王学院Kin’sCollege或王后学院Queen’sCollege等。我们至此才明白,这些都是剑桥大学的校舍。现在大概因为是假期,才显得如此空旷。

18号馆:“埃尔金石雕”

图片 6
最后还有四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哪些地方不容错过】

英伦康桥记游

如果您有时间,最简单的办法是租一个中文语音导览,租金7镑(约63元人民币)。大英每天早上10点开门,下午5:30闭馆(但周五晚8:30闭馆)。免费,无需预约,随时可以进入。

我的第一个感触是这个城市的小巧、古朴与翠绿。这个城市方圆只有几公里,步行一个小时就可以穿城而过。城市里没有任何高大建筑。仅有的几栋新房是商业中心。触目尽是古色古香的数层小楼。最让我感到美得惊心的是市中心就有的一个大大的草坪,方圆足比一个足球场大。草坪剪得象绒毯,没有一丝杂草。此日虽是盛夏,但阳光温煦。草地上面到处坐着,走动着休闲的人群。他们在打羽毛球,玩飞碟,读书,或者聊天等。没有人丢下任何垃圾。可惜我没有足够的时间,也和他们一起享受那慵懒的时光。

A、

轻轻我亦过康桥,一水悠柔听桨摇。

C、

近日(2008年8月23-24日)我有机会在这个美丽的小城度过了一个下午即晚上,却深深地为她所感动,不禁想把我的感触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4号馆很好找。从正门进入大厅后,往左走,左边第一个大门就是4号馆。一转进去,被特制玻璃箱保护着的罗塞塔石碑就在眼前。我每次来这里,从来都是密密地挤着人群。

四、大英博物馆里的外来瑰宝

这里要介绍的我们英伦之旅的最后一个项目是去参观世界最著名的三大博物馆之一的大英博物馆。(另外两座是巴黎的卢浮宫博物馆和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这个地方当然绝对值得一游。

图片 7
大英博物馆大门外。

大家都知道,这三个博物馆是馆藏最多的世界三大博物馆。大家也知道,这三大和许多其它西方博物馆中,馆藏着极大量的非西方甚至仅是非西方强国的古代文物。

图片 8
门楼放大。典型的希腊爱奥尼奥柱式,头顶帕特农式的三角楣建筑。

一般文物只要有经济实力,谁都可以善意取得,博物馆自然更是可以。但是国宝级的文物,常常价值连城甚至不可能有任何哪怕是齐天的高价出现,任何一个有主权的政府,都不可能出卖或赠送。这种文物,根本就不可能善意取得。下面重点介绍一些馆藏在此的一些其它国家的国宝级文物。

图片 9

这种文物应当属于至少准国宝级别。没有研究它如何被大英博物馆取得。

图片 10
这个是印第安人的图腾柱。这个对美国的欧洲人来说,想必不属于国宝级别。但对土著印第安人来说,应该是族宝。
图片 11
传说中的印第安人秘宝“水晶骷髅”。卡片上的文字翻译如下:“水晶骷髅,十九世纪晚期。它曾被认为是属于阿兹特克文明。但是最近的研究证明,它是近世被欧洲人所伪造。”(后面小字是物品源流-什么时候购于何处,免译。可惜没有说价钱。)

这是一个典型的,“舞蛇者被蛇咬”,或者“大强盗被小骗子骗”的故事。博物馆当年购置费用肯定不菲。阿兹特克文明于14-16世纪存在于今天的墨西哥南部一个半岛上。这是一个没有文字的古代文明。那个时代,他们要能制作出这样的水晶骷髅,非得有神明或外星人帮忙才行。这样的来自美洲古代文明的水晶骷髅传说一共有十三个,个个据说都具有非凡神力。这些水晶骷髅流传自今的也有数个之多。可惜最后被证明统统是聪明而又狡猾的欧洲人在近世制造的赝品。

这样的假古董,本来怎么会有资格在这样的博物馆中拥有一席之地?它会至今陈列在这里,大概是为了对博物馆曾经付出的重资一个交代吧。

图片 12
这些应当是来自东南亚。看起来还不够国宝级别。
图片 13
这些就是华夏文明的瑰宝了。不过看来也还可能够不上国宝级别。
图片 14
古亚述那西尔帕二世(公元前883年-前859年在位)所兴建的西北王宫的石像,名为舍杜与拉马苏

亚述帝国位于今天的伊拉克境内。这样的高达数米,重逾数吨,制作精美,年代又足够久远的文物,放在哪里,都是国宝级别,任何有能力的主权政府不可能让别人以任何方式拿走。

图片 15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一模一样的藏品。与大英博物馆的照片对比,陈列场所不同,文物的具体摆放也不同。

突然想起,我在巴黎卢浮宫也见到过一模一样的这项藏品。网上一查,果不其然。

图片 16
巴黎卢浮宫中同样的这个“萨尔贡二世宫殿的守护神兽”雕像

这样的或豪夺,或巧取的它国国宝级文物也可能闹出三胞胎?是不是匪夷所思?我没有功夫去探讨个中缘由了。

图片 17
这是大英博物馆藏品的近照。

走一下题。说到西方列强巧取豪夺的非西方文物,最著名的当属巴黎协和广场上的埃及方尖碑。

图片 18

在巴黎市中心的协和广场上,还有1831年法国就从埃及巧取豪夺来的高达23米,重达230顿的已有3300年历史的方尖碑堂而皇之地立在那里作为法埃友谊的见证呢。据说它是由当时的奥斯曼帝国埃及总督从大名鼎鼎的卢克索神庙门前左右慷慨拆下一并赠送给当时的法王菲利普。两座方尖碑,法国人只运回了一座。1990年,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把第二根还留在原地的方尖碑还给了埃及。又一曲法埃友谊的颂歌奏响。

这可能跟那位总督根本不是埃及人有关,也可能跟那时的阿拉伯裔埃及人和建立卢克索神庙的深色皮肤的古埃及人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人种同一个文明同一个宗教有关。如果是还健在的一个文明的神物,怎么可能拿去送人?历史上这样的奇葩故事可不是绝无仅有。比如17世纪的威尼斯人就可以拿大炮去轰垮雅典帕特农神庙的屋顶,而当时统治希腊的土耳其人就可以把这座神庙用作军火库,才因此间接导致神庙被毁得如此严重。比如2001年阿富汗的塔利班就可以把高达55米,建于六世纪的巴米扬大佛整个炸掉。

图片 19
巴米扬大佛前后对照。自然是引自网上。

不过笔者也曾经到好些个现在的伊斯兰教国度(比如突尼斯、比如土耳其)游览,看见他们把上一世的罗马时代和上两世的古希腊时代的文物保护得很好,至少没有故意毁损。虽然伊斯兰教不拜偶像,不制作任何雕像。

又痛心地想到中国的文革破四旧,自己的文明,在和平时期,而且是在当代,把自己的文物毁掉那么多,全世界的历史上恐怕也是头一等的奇葩吧。唉!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批评别的文明,别的时代呢?

图片 20

这些东西好像来自古埃及。时代应当比古亚叙的更早。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关于这一块石碑,实在必须多说几句。因为它在世界考古学历史上太过著名。该碑名叫罗塞塔碑。下面四段抄自相关条目。

“罗塞塔石碑(英语:RosettaStone),是一块制作于公元前196年的花岗闪长岩石碑,原本只是一块刻有古埃及法老托勒密五世诏书的石碑,但由于这块石碑同时刻有同一段内容的三种不同语言版本,使得近代的考古学家得以有机会对照各语言版本的内容后,解读出已经失传千余年的埃及象形文之意义与结构,而成为今日研究古埃及历史的重要里程碑。罗塞塔石碑最早是在1799年时由法军一个上尉在一个埃及港湾城市罗塞塔发现,但在英法两国的战争之中辗转到英国手中,自1802年起保存于大英博物馆中并公开展示。”

“罗塞塔石碑由上至下共刻有同一段诏书的三种语言版本,最上面是14行古埃及象形文,首和句尾都已缺失,中间是32行埃及草书,是一种埃及的纸莎草文书,再下面是54行古希腊文,前面两种文字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其中有一半行尾残缺。在公元4世纪结束后不久,尼罗河文明式微、不再使用的埃及象形文之读法与写法彻底失传,虽然之后有许多考古与历史学家极尽所能,却一直解读不了这些神秘文字的结构与用法。直到时隔1400年之后罗塞塔石碑出土,它独特的三语对照写法,意外成为解码的关键,因为三种语言中的古希腊文是近代人类可以阅读的,利用这关键来比对分析碑上其他两种语言的内容,就可以了解这些失传语言的文字与文法结构。”

“生于1790年的法国学者商博良从13岁起,就立志研究这块石碑。他1822年到1824年完全投入到对罗塞塔石碑的研究,发表多篇研究论文,终于完成罗塞特碑碑文的全文翻译。他编制出完整的埃及文字符号和希腊字母的对照表,为后来解读大量的古埃及遗留下的纸草文书提供了非常有用的工具。”

“不过,并不是全世界的人们都很乐意见到罗塞塔石碑被保存在大英博物馆中,由于罗塞塔石碑是解开古文字的关键,对埃及来说意义非凡,也因此设址于开罗的埃及古物最高委员会秘书长、也是知名埃及考古学家的札希·哈瓦斯博士就曾公开呼吁英国应该将罗塞塔石碑归还给它真正的归属地——埃及。罗塞塔石碑也是这些年古物最高委员会追讨流失文物的重点之一。”

这里介绍的最后几件大英博物馆的瑰宝是夺自西方文明的鼻祖,希腊雅典威震寰宇的帕特农神庙的惊世文物。

关于这些从希腊流出到英国的文物,本人在另一篇关于希腊的游记《雅典娜的神殿和爱琴海的瑰宝》一文中也有介绍。读者可以对照。

图片 24
雅典卫城埃雷赫修小神庙的复制品。其中一个神像是原物。

据记载,雅典埃雷赫修小神庙的六个少女雕像只有一个被盗至伦敦。这里的其余部分,应当都是复制品。

图片 25

雕塑残骸

图片 26

这是帕特农神庙正面三角楣上群雕的最左面四尊人像的原物。

图片 27

这是该三角楣群像中最右边的两尊人像。

图片 28
这张照片从网上抄来。今天我很震惊自己当初的愚蠢,怎么没有在大英博物馆看到这个殿?

看看西方人有多么嚣张,竟然敢把帕特农神庙的一半雕塑都抢来这里。一个国家失去主权,该有多可怜。

图片 29

这两张照片本人摄于希腊雅典的卫城博物馆。缺位之处,用白色大理石补雕之处,原件基本都在大英博物馆。

图片 30

【以下这一段摘要自网上】“这些大理石雕像又被称作‘额尔金大理石(ElginMarbles)’。1799-1803年间,额尔金伯爵被任命为英国驻奥斯曼帝国的大使(那时希腊还是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下),他私人对古希腊的建筑非常喜欢并有兴趣研究,在研究的过程中他开始拆除这些石刻雕像。他利用他外交官和贵族的身份(也许还有些其他手段),获得了奥斯曼当局的一个有争议的许可证(当时英国将埃及的管理权从拿破仑手中抢回交给了奥斯曼),可以搭设脚手架并将帕特农神庙建筑部件拆除下来(同时也拆除了卫城的其他神庙的部分雕刻)。拆除这些石像大约花费了他个人7万多英镑,后来由于债务危机,他想通过把这些石刻雕像卖给大英博物馆和拿破仑等买家来弥补些损失。对于额尔金的行为争议很大,有人支持认为他保护了这些文物,也有人说他的行为是汪达尔式的抢劫。经过国会的讨论,结果是不认为额尔金伯爵的行为有罪,并于1816年由英国政府出资35000英镑低价收购了这些文物。不过到今天希腊政府还在要求英国归还这些文物。”

以前西方人老说落后国家没有能力保护他们自己的文物,他们是在替全人类行善。具体到希腊雅典帕特农神庙的文物,他们这个说辞已经不能成立。因为雅典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世界一流的卫城博物馆。可是西方人依然是不肯归还这些文物的。

希腊在古代如此辉煌,成为罗马文化的范本和整个西方文明的双源之一。(另一个源头是黎凡特/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教/基督教文明。)在罗马帝国崩溃以后,还作为东罗马帝国的主导文化延续千年。可惜自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从1300起崛起以来,直到19018年战败被肢解,这里在长达600余年处于亡国状态,人民流散,异族入居,文化传承几乎丧尽。一个资料说,在额尔金盗取帕特农神庙文物的时候,当时的雅典城仅有一万人口。他们显然对额尔金的行为毫无感觉。一战以后,希腊复国,收集自己人民,让穆斯林迁去土耳其,复兴语言、宗教、文化,历尽艰辛,才有了今天的这点规模。那段历史,比起中国在1840年以来所受屈辱,还要甚过多倍。

况且,现在希腊人信奉的是东正教,已经抛弃了古希腊人信奉的拥有众多威震环球的神祗如宙斯、赫拉、阿波罗、普赛顿的多神教。他们对古代遗物当然肯定珍视,但其中恐怕已经没有宗教感情。

关于追索/归还殖民时代被巧取豪夺的落后国家的文物,是一个复杂而沉重的话题。有兴趣者请自行查阅有关文献。作为一篇游记,我上面说这些都已经太多。这里就打住了。

本人学历史出身,写起游记来,可能对历史文化,文明比较有特别较多的关注。当然这些陈述和议论都远远达不到学术研究的水平。失误之处,还请方家指正。也请各位不要做学术上的苛求。还是希望有读者喜欢这种写法。

看了如果喜欢,希望帮我点赞,转发。

点击顶上本人名号巴黎刘博士,可以看到我的其它几篇游记。

有任何问题或感想,请不吝留言,我一定答复。

第18号馆里的“埃尔金石雕”亦很值得一看。如果说古埃及的罗塞塔石碑是大英博物馆的镇宝之物,我不敢说“埃尔金石雕”可以坐第二把交椅,但前五位一定没异议。所谓“埃尔金石雕”,是指19世纪初被英国埃尔金勋爵从希腊雅典卫城上的帕特农神庙运回英国的部分雕刻和建筑残件。第18号馆又名帕特农画廊(The
Parthenon Galleries)
,地位在大英博物馆相当特殊,有一个特制的全玻璃大门,上面注明The
Parthenon
Galleries,进去后展览大厅无比巨大,可能是整个博物馆最大的展厅。

二、伦敦喧嚣与繁华

伦敦乃世界级的大都会,我匆匆一游,待了不过30个小时,只能有浮光掠影的几点观感而已。

我的第一个观感是,这个城市比法国的巴黎热闹得多。我们在闹市区转悠了一整天,晚上还在一家小有名气的餐馆排队后就餐。到处都是摩肩接踵的人群。8月24日,是个星期天。若在法国,绝大部分商店都会关门。而在伦敦,似乎都开着。这两点都让我有仿佛回到中国的感觉。

图片 31
从一处公园水景远眺那个有名的伦敦眼大转轮。
图片 32
民间私人表演夜场。这个圈子围得很是不小。

我的第二个观感是。这里比巴黎安全。整个逗留期间,包括参加一个狂欢节,在人山人海中留连数小时之久,我们未看到任何不安全的迹象,首先是未看到任何小偷。很多游客拿着价值不菲的照相机,好像也无任何不放心的感觉。像那个狂欢节,在一个移民聚居区举行。感觉依然如此。

我的第三个观感是,英国人的购买力要强过法国。顾客买东西没有法国人那么挑剔。看来还得感谢撒切尔夫人二十多年前的改革,民到于今受其赐。至于物价,其实还贵过法国,但英国的平均工资也高过法国。

图片 33
这个画摊规模不小。我们还在那里买了一幅画呢。
图片 34
这个书摊也比巴黎街边的大很多。
图片 35
街景和法国十分类似。
图片 36
这处带尖顶的房屋很是漂亮。
图片 37
我不知道,是巴黎像伦敦,还是伦敦像巴黎。
图片 38
白金汉宫前面,在搞一个什么活动。
图片 39
大名鼎鼎的威斯特敏司寺和大本钟钟楼。
图片 40
著名的伦敦眼大转轮。
图片 41
闻名遐迩的中间可以开启的伦敦塔桥。
图片 42
塔桥近景。这是我们在坐游轮游河时所摄。

我的第四个观感是,毕竟日不落帝国有过300年的远胜法国的辉煌,他们的文物古迹比巴黎还多还大,保护得也不错,处处干干净净,没有在威尼斯随处可见的石墙上的无力清洗的黑色污垢。

图片 43
伦敦西区远眺。中间就是那个著名的子弹头。
图片 44
一个滨河的新建区。气势好像不足。
图片 45
作为新时代的地标类建筑,模样够怪异,但身材似乎显得臃肿,就是说不够挺拔。

就在伦敦最著名的威斯特敏斯特寺大门的对街外的一片草地上,我们看到了西方自由世界著名的一景。沿街一溜七个帐篷,里面放的大致就是主人的全部家当。后面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个人,他面前的一块大牌子上写着:伊拉克战争,死亡200万、流离失所400万、种族屠杀、盗窃、酷刑、瘟疫、饥饿。据说为了抗议英国参加伊拉克战争,这人在此地安营扎寨已达七年之久。说是英国一天不从伊拉克撤军,他就一天不走。民主人权社会,当局一直不敢驱逐他,但是自然也不会理会他的意见。其实据调查反对英国政府出兵伊拉克的英国人一直超过半数。但政府是代议制,还是可以不听的。老百姓也没辙,除非等下次大选把政府换掉。

图片 46

4号馆:古埃及罗塞塔石碑

图片 47
这是康河流入城市的起点处。在康城的西北角,有一块较大的水面。

200多年前,包括英国人在内的欧洲人最先开始了对世界文明遗产的考古与保护,当然,还包括非法收藏。在各古老文明母国还未觉醒时,欧洲人首先意识到了古文物的价值。英国人埃尔金勋爵于1802—1812年间在卫城帕特农神庙搜集了大批雕塑品运回英国,用做自家装饰之用。此事引起英国内部强烈非议,他被痛斥为欺诈和贪婪的摧残文化艺术者。诗人拜伦对他的谴责最为严厉。后来埃尔金因为财政危机,将这批石雕卖给了英国政府,成为今天18号馆内的收藏品。最让我惊讶的是2500年前古希腊艺术家的高超技艺。雅典以盛产大理石闻名,“埃尔金石雕”中的“石”指的就是大理石。两个女神坐像飘逸的裙摆被艺术家雕刻得栩栩如生;还有保存近乎完整的裸体男人石雕,我几乎能感到血脉的跳动,以及蓬勃涌动的生气!

我匆匆地去寻找那已经在我心中荡漾数十年的康河的柔波和倒映在这柔波上的必定形形色色的桥。哇!当我第一眼看见这河与桥时,还是忍不住赞叹出声。那河真小,大部分河段真的不足十公尺宽。但这并不有损于它的柔美。首先,这河极其清澈。没有任何浮渣泡沫,水深不过数尺,一眼就可以见底。几乎到了“游鱼细石,直视无碍”的地步。

4号馆里的古埃及罗塞塔石碑你绝不能错过,这是大英的镇馆之宝。去年我大女儿8岁还没到,就在学校学到了这个知识,当时我还特意带她来此观赏了这块举世闻名的石碑。此石碑制作于公元前196年,时间不算久远,但此石碑同时刻有同一段内容的三种不同语言版本:古埃及象形文、埃及草书和古希腊文,这为考古学家提供了解读失传千余年的古埃及象形文的线索。

Cambridge剑桥,是英国出过牛顿、达尔文等大科学家的著名剑桥大学所在地,康桥是这同一地名的另一种译法,由于徐志摩的一首诗而闻名遐迩。

小朋友怎么游:

图片 48
康河由此流入城市。
图片 49
这里每隔一两百米就有一座桥。这座桥本身不够美,但背后的景色很美。
图片 50
这里当然是游船码头。
图片 51 渐入佳境

直到我两周前去了卫城,强烈好奇心促使我特意又去了大英。这次不是一游,这次是要认真看看第18号馆里陈设的英国埃尔金勋爵200年前从卫城带回英国的埃尔金石雕(Elgin
Marble),把这组石雕2500年的历史从雅典到伦敦看个究竟。可这个,估计不是第一次来大英的游客可以完成的。

翡翠庭园欺玉碧,巍峨校舍拟云高。

如何游大英博物馆?如果没有历史常识,不热爱历史,来大英博物馆(以下简称大英)就只能是到此一游。14年前我第一次来伦敦,曾连续五天直扑大英,还认真做笔记。可那时我还没有建立一个世界历史概貌的骨架,那五天看的,现在全不记得了。

晚上回到旅店,一夜好梦,竟然梦到我重著青衿,到此留学,极为惬意。

“埃尔金石雕”年代比古埃及罗塞塔石碑年代更久远,有2500年之久。代表着古希腊雅典民主时代的文化精华。它来自于雅典卫城上最著名的帕特农神庙。卫城是雅典市中心的一个山头,上面有几座神庙,最杰出的就是帕特农神庙。那时基督教还未出现,古希腊人信奉诸神,造了很多神庙来表达敬仰。帕特农就是诸多神庙当中年代最久远的一座。

图片 52
康河就在牧场和剪得一展平的草地之间,由于角度太低看不见。
图片 53
让我们跨过康河的小桥。

*《诗·郑风·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毛传:“青衿,青领也。学子之所服。”

早晨起来,逸性未尽,草诗一首,以为留恋。恐有狗尾续貂之嫌。

我们到伦敦第二天的重头戏就是去参加诺丁山狂欢节。诺丁山狂欢节(NottingHillCarnival)起源于1964年,是欧洲最大规模的街头文化艺术节,这一活动至今已演变成规模宏大的多元文化节,每年吸引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已成为伦敦颇受欢迎的旅游项目之一。据想必有点夸张的估计,今年的观众已近200万。

图片 54

位于伦敦西部的诺丁山区是一个加勒比人聚居区。但这里并不像法国巴黎郊区是一些新盖的大楼,而是和伦敦其它许多街区一样的小楼。加勒比人是在美洲中部加勒比海中大小安德烈斯群岛上居民的称谓。这两个群岛的大部分居民是几百年前欧洲人贩过去的黑奴的后裔,他们与非洲的祖国已经太久失去联系,大部分都多少与欧洲人和当地印第安人混血,所以经常肤色较浅,或长直头发。更重要的是他们通常生来就是宗主国海外省公民,对宗主国的归属感要比非洲近世移民要强得多。他们在宗主国的境遇也比真正的非裔要好得多。正是诺丁山的移民文化孕育了诺丁山狂欢节。20世纪60年代,聚居在诺丁山地区的安德烈斯群岛移民因思乡情重而举办狂欢节,当时不过只有一小群人穿着传统服装,敲着钢鼓在街上走一圈而已。后来白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也积极参与,逐渐使狂欢节成为英国多元文化的象征之一。

图片 55

让我十分惊讶的是在白人国度里,这个以移民为主体的文化活动居然取得了世界性的声誉。满街的多半是深肤色的人群充满了祥和与欢乐。回想到法国大城市郊区移民聚居区的黯然气氛,真让人觉得这好像不是在一个世界上。我在法国居住已25年,从未听说非洲人或加勒比人举行过任何稍上规模的文化活动,或任何的其它类别的大型活动。这样说来英国的民族融入就比法国成功得太多啰。据说由于这个狂欢节的成功,附近街区的地价都大为上涨。已有为数可观的中产阶级到这里置产以便就近享受狂欢气氛。

诺丁山狂欢节一向以浓郁的加勒比海情调著称。论服装和面具,诺丁山狂欢节如同一场奇异华丽的化妆舞会;论音乐,钢鼓乐队则是诺丁山狂欢节的灵魂。其强烈的节奏和音量经常令我们这样习惯了温柔音乐的东方人感到心脏都快被从胸腔中给震出来,而被迫力图赶快躲远一点。

图片 56
图片 57

游行分两天进行,第一天主要是儿童,第二天是大人。花车和彩妆队伍要在连成一圈长约5公里的街道上从早到晚反复不停地转悠整整一天。难怪演员们都要随身携带水瓶了。而沿街的居民除了在窗台上做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看客外,就是在自家门口摆开摊子售卖食品或旅游纪念品以收取实利了。还有人自制夸张的彩妆,坐在窗台上,就近而又毫不辛苦地就可以参加表演了。

图片 58

那些花车之大之多的确不是巴黎华人的彩妆游行可比。而且队伍中显然已有不少成名的专业音乐界人士参与。他们在花车上载歌载舞,水平专业。而群众满街应和,十分热烈。那些大型花车上都印满了大公司的广告。据知这已成为狂欢节经费的重要来源之一。这一点,我们法国巴黎的华人彩妆游戏只怕还学不来。

图片 59

其实游行街区到处都有警察戒备,但公共秩序显然良好。警力是备而不用而已。而在法国,在我的记忆中,多数的大型集会都会以混乱打砸收场。

图片 60

最后给大家介绍一个足有特色的怪异景观。

看见上图左右两端有两对男女的怪异动作了吗?女前南后,互相倚靠,具体动作就是随着音乐,左右左右慢慢摇摆。女性都是盛装的表演者。男性应当都是观众。如果看得不清楚,请看下面。

图片 61
他们在模仿什么动作?听他们说,这个动作叫做”happy happy”。
图片 62
这两个人应当是偶遇的观众。如果是一家子,为什么要到街上来做这种表演?他们的年龄好像也不般配。

我们还看见一排十来个人一男一女间插排列在一起慢慢左右摇摆摇摆,表演同样的动作。

参加这种表演的都是同一类人。这里的游客各类都大有人在。但是其他类人想必没有这种习惯,故而不参加这种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即兴表演。

这种文化风俗,在西方基督教文明区、东方儒家文明区更莫提伊斯兰文明区都看不到吧?够稀罕吧?

我的最后一个感慨是:这样一种社会文化场面的形成,有时真的是需要在很长的历史时段中才可能形成的很多的客观条件的配合。比如说,有人可能在法国的某个非洲移民聚居区成功发起类似的活动吗?如果真有那一天,那活动的发起和组织者就应当获取一个大大的国家级勋章了。

负书学子携长剑,献艺琴师著古袍。

晚上到一家沿河的高雅古朴的餐馆用餐。发现里面的食客和服务员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而且都充满了书卷和富足的气息。穿着休闲但绝不怪异,比如没有人在鼻子上穿孔挂环。就是那音乐还是太爵士了一点,让我们听惯恬静音乐的中国中年人觉得有些太过嘈杂。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